奇特小说网为您提供松柏生的武侠小说霸王风流免费章节
奇特小说网
奇特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武侠小说 灵异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官场小说 言情小说 总裁小说
免费的小说 你不要脸 佛珠与表 妈妈玉贞 沈嫣日记 男校女生 蜂蜜妖纪 新婚少妇 收养日记 皮皮斗争 情动天下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奇特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霸王风流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334  时间:2019-11-17  字数:12566 
上一章   第三十章 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大相国寺的大铜钟鸣放了。

  一百二十个大小和尚,一齐挤跪在大相国寺的后殿上面,团团的围在巨柱盘龙的四周。那仰视于半空中的巨龙,一爪上扬,另一爪下,双目用黄绫覆盖着。之后,至善和至仁各托一个龙睛,腾身而起三丈有余,二人双臂互攀在高处。于是黄绫被拉开了。

  就在这时,大殿上至空大师率领众僧开始念着大悲经文,一殿的嗡嗡之声。外面的钟声更嘹亮了。夜空中,几乎整个汴粱城都听得到。

  巨柱上面的龙头又现出来了。所有的众僧仰着头,至善和至仁已将龙珠用力嵌进空的目眶中,刹时一片光芒夹着溜溜极光暴出来。

  那真是令众僧腾的一刻,念经之声更加嘹亮了。

  艾慈跌坐在方丈室不开口。劳克却在同杨刚低声地说什么。半晌,杨刚才把话说完。劳克笑道:“果然不出所料,你们遇上勾家的人,嗯!干得好。”

  杨刚道:“你早料到了?”

  劳克笑笑道:“也可以说是我的安排。”

  不料,艾慈竟然冷冷地道:“你的馊主意,令我白白干了一场,半纹银子也没有捞到呢!”

  劳克道:“别捞银子了,我们能把敌人兵力分散掉,已经等于捞到大把银子了。”

  艾慈一瞪眼,道:“怎么说?”

  劳克道:“你怎么又不机灵了?把敌人兵力分散,然后各个击破,如果他们一齐来,说不定我们吃大亏,万一死了人,你那么多娃儿叫谁养?”

  艾慈一拍大腿,道:“真有你的。”

  大相国寺的钟声不响了。这时候从外表看,寺内一片沉寂,所有的和尚,大部分怀着兴奋的心情入睡了。透着禅室窗子,艾慈引颈伸头望出去,不由自语,道:“乖乖!莫非那些人儿来了?”

  一旁的劳克一楞,一口便吹熄了房中的油灯。于是三个人自窗眼望出去。

  杨刚只瞥了一下,便低声冷笑,道:“二位,赶快抄家伙吧!”

  艾慈道:“走,咱们先上去再说。”

  真快,拉开门,三个人便溜上正殿外的三尺高大台阶上并肩站在一起。他们个个昂。

  劳克双目直视墙上翻落下来的几条人影儿,冷冷地喝道:“各位的消息还真够灵通.也够快的。”

  杨刚也冷冷地说道:“而且选的时候也非常适当,不论是偷还是抢,也只有这个时辰是最好下手的。”

  低沉地吃吃笑,丁百年一身短扎跨步走了上来。他振一振手中剑,道:“老偷儿,你真不是东西,一太早就把勾崔两方面人马骗开这汴粱城,你不只是三双手,更是个大骗子。”

  劳克呵呵笑,说道:“纸上明明写着骗他不是人,本来是他们根本就不是人,你怪谁?”他一顿又道:“要说你丁大堡主应该谢谢我才是。”丁百年沉声道:“谢你?”

  劳克笑嘻嘻地道:“因为龙珠只有一对,试问,若是他们两家也一起来,龙珠到手你该怎么分?”

  丁百年嘿嘿笑,道:“他们不要龙珠,他们只要那小子的命。”他伸手指着艾慈。

  杨刚则嘿然冷笑道:“丁百年,八方镖局一向对飞龙堡不簿,而且又答应按你定的利润分成,黑道上的规矩再怎么歪也歪不出一个理字来,想不到你们了成得了好处,还要中途截我的镖,当场拆。你可曾想到过,拆镖就是拆我的镖局的招牌,今大家照上面,姓丁的,你得给杨某一个令人心悦诚服的待。”

  丁百年嘿嘿一阵笑。

  刹时,他的人马全都来了。丁百年嘿嘿笑道:“杨刚老儿,休待在那儿自以为是理直气壮的指天骂地,一味的诋大爷不是,当然,我没有把东西留下来,已经是给了你足够的面子了,你应该感恩图报才是。上回还带子两个和尚找上我飞龙堡,两件宝贝都已到相国寺,说来说去都是你小子背后出的馒主意,你能说你不该死?”

  杨刚悲状地断吼道:“住口,你真的以为你就是当今道上的领袖人物了?哦呸!狗!你是什么东西,你只不过养了几个杀手为你效命,横行在山野小镇上而已,你老儿就狂傲得不知道自己是老几子,你砸了人家的招牌,断了别人的生计,竟说别人该死,你这老儿真是太狂傲了。”

  杨刚抬手指着丁百年身后的石魁,道:“石魁,想不到你自甘堕落,投靠飞龙堡,我真为你可惜!”

  石魁头儿一仰,道:“石某总得要找碗饭吃吧,再说人各有志,不能相强,丁堡主出手就是四千两银,石某干副总镖头,那得干上多少年,总镖头,人都是为银子拚命,你多包函了。”

  杨刚抡动金背刀,道:“石魁,一个人的志节,不是用银子可以买到的。”

  石魁嘿嘿笑道:“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那当不了,也无法充饥,总镖头,你就省省劲吧!”

  缓缓地,丁百年身后走出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细看之下,正是“阎王舅”米长风夫妇。

  “谁是‘黑桃爱司’呀?”

  声音低沉而有力,不象风烛残年老人开的口。

  艾慈微微笑,道:“二位老仙翁,有什么指教?”

  米长风在台阶上走上两步看,不由点点头,道:“这娃儿透着一脸的机灵样,比天刚那个挑吃捡喝的儿子中着多了。”

  米大娘道:“你是说杀了这小子有些可惜?”

  她顿了好一会,抬起了头看了米长风一眼,又道:“老头儿,别忘了,咱们赶来汴梁是干什么的。”

  米长风点点头,说道:“我不会忘记的,咱们是来这儿提他的脑袋瓜回宝山去的,怎么会忘呢!”

  艾慈耸耸肩,笑嘻嘻地道:“我的两位老寿星.怕已过了八十大关吧?”

  米长风纠正道:“八十五了,孩子。”

  艾慈笑笑道:“八十五的岁月有多悠久,能够活上这么大一把可真下容易,小子佩服之余还透着一股的羡慕,因为二位活得老变成小,老天若再把二位退层皮,那就更年轻了。”

  米大娘沉声道:“小子怎么说话?”

  艾慈道:“我的米大祖,你们老皱皮下包的是一颗童子心,外干中强,人若活过了八十,死也是阎王座上的嘉宾,单就二老火气盛,雄心高,两手似乎仍想沾血腥,就令人吃一惊。”

  嘿然—声笑,米长风道:“二十五年未曾走出大门,江湖上真的乌烟瘴气,七八槽,这种局面,是需要我老人家出来大力的整治了。”

  艾慈道:“江湖上牛鬼蛇神俱成了,既然二老拍出面,可好,那就乌过门槛——且看二老这一翻(番)。”

  米长风拐杖沉重地一顿,道:“小害人,老夫先拿你开刀,你可知罪?”

  艾慈大感滑稽,也觉得实在好笑,说道:“老祖宗,你说在下敝人小子我,是个小小的害人?”

  米长风怒此道:“你还不承认?你抄了我侄儿熊天刚的家,杀了他父子两个人,招摇撞骗,道上那个不恨你入骨?如今,你在老夫的面前,不但不认罪反倒嘻皮笑脸,振振有词,歪理原本不值钱,竟被你说的有三两三,心狠手辣之外又滑成,如你这种阴险小人,留在世上,还不知要有多少人受你的祸害,遭你的毒手,你想我老人家今晚会放过你吗?”

  艾慈也火大了。他头一偏,双手叉在上,道:“呵呵!原来你是替熊天刚那个吃不吐骨头的人来报仇的呀!小子倒是要问问,宝山城中五十多个可怜的姑娘在他开的怡红院为他嫌大把银子,他还不足,自己还在关洛道上干独行盗,杀人强货,难道你这侄儿也该活得同你一样高寿?”

  艾慈无奈地又道:“二位老仙翁,象我艾慈,只不赶在他们的身上那么一点点的油水而已,原也没有打算要他的命,可是他们坚持一定要切我身上的,挖我的心肝,我这么的年轻,谁想死,便也只有卯足劲干上了。”

  米长风沉声叱道:“小子,年纪轻轻便是个害人,你若活到八十整,那得死多少人呀,所以你别活了。”

  艾慈怒目相对道:“你二人才真是活腻了,说了半天,口沫飞天,一心还是要我的小命,我一路尊贤敬老,你这两个老不死的拿我当小,你们别以为不得了,干脆,大伙豁上干吧!”

  突然,大殿的一角黑呼呼的跳出一群光头和尚来。仔细的数一数,总有三四十个。每个和尚手持齐眉,一下子把场中的人围了起来。

  “阿弥陀佛!”

  只见,至空率领着大相国寺两位大护法师至仁、至善,大步地走出殿来。

  至空双掌合什,道:“米老施主别来无羔?”

  米长风举首看过去,冷冷地道:“至空,你还没有死?”

  至空笑道:“米施主真会说笑话,论年纪,米施主比老衲大上七八岁,排队也还轮不到老衲呀!”

  他顿了顿,又道:“为了息事宁人,莫过于各位施土立刻离开大相国寺。”

  丁百年道:“不难,只要出一对龙珠来。”

  至空冷冷地道:“龙珠乃是佛门之物,经过了这次奔波,业已重归龙体,怎好再取下施主呢!”

  丁百年嘿嘿笑道:“佛门之物又怎么样?丁某并非在乎龙珠本身的价值,但不能放弃武功秘诀,老和尚,你应该明白,将绝世武功秘诀留在龙珠之内,那是对大家及武林都没有好处的。”

  至空道:“以讹传讹,丁施主上当了。”

  丁百年嘿嘿冷笑道:“单凭你这一句话,就想动摇了丁某人的夺宝心意,嘿嘿!没那么简单。”

  至空一怔,道:“看样子你是志在必得了?”丁百年道:“包括那尊罗汉蓝宝石在内。”

  劳克忽然笑道:“强取毫夺,打家劫舍,只有一个想法,你的是我的,我的当然还是我的,谁苦口说个‘不’字,一刀就叫他去见阎王,到时免不了干一场,那就动手吧。”

  米长风的拐杖一阵捣,地上的方砖碎了好几块,他手指艾慈,道:“小子,你是第一个,下来受死吧!”

  艾慈道:“老狗,你走下道来吧!”

  老祖宗一下子变成了老狗,气得米长风一哆嗦,他重重地说道:“小子,我可有言在先,一出手,我们就是老夫老杖,非把你捣烂捣碎不可。”

  劳克也笑笑道:“这下子可好了,江湖上谁都知道小子和我是焦不离盂,孟不离焦,你们来个一对夫挡,正好碰上了我们的合伙挡,二对二谁也不会感觉到吃亏,来吧!干吧!”

  米大娘叱道:“别穷磨了,你们二人,我们夫俩,你们千军万马,我们乃是夫俩,你们二人就出手吧!”

  米长风嘿嘿地笑道:“好!好!好!快人快语,又有自知之明,我老人家也决心给你们一个痛快。”

  “阿弥陀佛!”

  至空说道:“各位施主一定要在这大相国寺里血五步,横尸当场,造成各人终身遗憾的事不成?”

  米长风—甩衣袖,冷冷地道:“至空秃驴,你既然不愿割爱宝物,又不愿见我老人家提走这小子的人头,尽在那儿放,管鸟用。”

  他—甩手,叱道:“退一边去,我老人家已经等不及杀人了。”

  丁百年见米长风要打头阵,又是劲敌艾慈,心中自然就高兴了。当下对自己率来的杀手,道:“大家朝后退一点,看米老夫妇先将那不知死活的小子给收拾下来。”

  劳克也动了。他沉声地对艾慈道:“有道是,回锅的油条特别香,小子,今晚就来领路一下这种香的滋味吧!”

  艾慈道:“别管什么香不香,小子见大叔这种为我两肋刀之举,衷心的感动得想哭了。”

  米长风然大怒,未等艾慈站定,便快如附体的游魂一般,灰影的晃中已经罩上了艾慈。只见他手中的钢拐只一点,便是一顿敲、砸、捣、撞、碰、打,一抬二十一式,立刻把艾慈圈在他的杖影中。利刀幻化团团坚实的刃芒,刀背尽在打上来的钢拐上拨、挡,发出了叮叮当当打铁声,碎芒便也象五月花炮似的爆开来。

  艾慈聚会神的使出一溜刀法来。不过.这一回他一反常态,守的多,攻的却少。原来,他在琢磨着,如何几个——

  劳克兜上了米大娘。

  劳克凭着一双掌干,偶面发出了一声闷哼来,就是没有艾慈这一边那么的热闹、刺

  劳克并不求胜,当然也不会败。他只是把米大娘斗得发火了,再把她和米长风二人之间的距离拉开来,也免得这两个老家伙来个大结合。

  劳克硬是拆散这一对老鸳鸯,得米大娘和丈夫各自为“政”互不相干,要相应更是不能。

  米长风一轮抢攻之后,艾慈未被退半步,老脸上真的有些挂不住了。不怒吼一声。只见他身随杖转,杖影虚幻,就在一路变化多端中,夹着一股挥厚力道,凌厉至极的又是一抡狠打。

  从外面看来,那杖影衔接得密密层叠,有如一排排海上长,声势不但惊人而且又凶猛万分。艾慈本来不退让,他要硬打硬拼的。但,当他发觉敌人这种猛老辣兼而有之的打法,招招实实在在沉隐凶狠,比之一般的花拳绣腿,可中用多了,也实在多了。

  于是,艾慈陡然弹起三丈高,利刀便也撒出了一片极光闪,自米长风的头顶飞掠过去,声势骇人。

  米长风乃是识货行家,大吼了一声,一拐刺向上空,身随艾慈去向,横跨一大步,好象只等艾慈落下来,便要捣他个措手不及了。然而艾慈却在电光石火中,己觑准敌人企图,不等敌人站稳脚步,便已下身子,从敌人左侧落下来。

  米长风嘿嘿一声杖后打,左脚后,连打带躲,尽是恰到好处,不偏不歪的最好佳作。

  不料,艾慈就好象是米长风肚里的蛔虫一样,他捏拿住米长风的意念,就等于拉住了敌人的小辫子一样。

  就在米长风一拐打空,他却使了个空翻,又自敌人头上翻过去,利刀便也在此时平削而带起一蓬血雨。

  他在躲闪中刺杀敌人,用的正是刀谱上最难的那招“普渡众生”

  血自米长风的右臂出,老家伙的血还真不少,洒子一地。

  一声破空凄厉大叫,米长风双手紧抓拐杖东摇西晃,就是不愿倒下去。

  在此同时,和劳克拼命的米大娘却仍然对空手搏斗的劳克没有办法。

  劳克就是用他那傲视江湖的“八步游魂”尽在米大娘的四周悠悠,几乎得老太婆眼花了

  米大娘闻得丈夫的叫,收起拐杖便扑向艾慈,不料劳克借机在她身侧一晃,铁拐已落入劳克手中。

  米大娘火大了。她尖叫着一飞冲天。一个筋斗到了丈夫身边,正好扶住了摇摇坠的米长风。她的双手一托,米长风已歪在她怀里。米长风已晕过去了。米大娘一把抱住米长风,也不管丈夫正在血,头也不回越过人群,翻过了寺墙,转眼之间不见了。

  和尚们不会出手拦,就是艾慈也不会出手的。

  谁也看得出来米长风伤的真不轻,以后是死是活,难下定论,不过米大娘对她大妹子已经有待了。

  丁百年本是指望着米长风一举砍倒艾慈的。

  刚刚开始的时候,米长风的架式还真叫丁百年“魔心大悦”却不料老一辈的玩意儿久藏生锈,不太灵光了。

  二十来个回,便已血光崩现了。

  劳克手上抓住米大娘的拐杖,本想掷还给米大娘,但见米大娘抱起米长风越墙而去,心中便生起了无限的感触来。

  丁百年这时候才看到劳克的真面目。他重重地道:“老偷儿,本堡主看走眼了,想不到你还真深藏不,天山八步游魂,你是在哪儿偷学来的?”

  劳克呵呵笑道:“丁大堡主,什么是八步游魂?你别逗趣了,老愉儿只是用上七手八脚看家本领而已,认真说来,在咱们偷字界中,能使出七手八脚、也算是尖而尖的高手,如此而已,如果真刀真,那得看我的小伙计‘黑桃爱司’的了。”

  但丁百年的心里已经很明白了,劳克的武功可是不比那黑桃爱司小子差,也许他比那小子更难对付。

  只听,丁百年冷冷哼道:“不管什么八步游魂,什么七手八脚,今夜总得拚出个结果来,抛开生死荣辱,何妨来一次玉石俱焚。”

  杨刚厉声道:“丁百年,少在那儿慷慨昂,咱们先算一算拆镖的旧帐吧!”

  丁百年嘿嘿冷笑道:“杨刚,老夫看你是在为和尚们包揽是非了,也罢,老夫就成全你。”

  他回头对贺天鹏和于上云道:“你二人进寺夺取龙珠,卜总管、齐副总管力阻老偷儿和艾慈那小子,石魁抵挡众和尚,如有阻挡,格杀勿论。”

  他一口气将任务分配完,便挥剑指向杨刚。剑身发出“嗡嗡”之声。只见三朵剑花品字形指向杨刚前主大要

  杨刚金背刀进出一片金芒,刀背刀刃替上下翻转,一溜的演出推、捣、、拨。转眼间,刀身已十八翻,硬生生将丁百年的三招十八式阻于一层层的金光之外。

  两个人上手,立刻尽展所学,深厚的武功,加上搏击的经验,而使得二人在一时间难分胜负。

  贺天鹏和于上云挥动兵刃往寺内杀,至善和至仁也了上去,力阻其攻势,四个人就在台阶上狠干起来。

  卜在冬和齐中岳二人打横拦住了艾慈和劳克二人,却并未立刻出手。

  劳克呵呵笑道:“这是在打群架,投意思,没意思,你小子一人去玩吧,我陪大和尚喝茶去。”

  艾慈伸手让,道:“大叔请,怒不送。”

  劳克冲着虎目圆眼的卜在冬咧嘴笑,缓步走向台阶上,径直来到至空面前,道:“大和尚,喝茶去吧!”

  “劳施主请!”

  这二人正往大殿内走。

  贺天鹏暴喝一声:“哪里走!”他五指似爪,出掌如风,好象是他的绝括“撕破天”

  他本来正和至仁手,才不过五招,发觉劳克和至空要往寺内走,唯恐二人去隐藏龙珠,硬是抛下至仁,便扑过来。

  贺天鹏的右刀劈左手抓,眼看就要击中至空,却不料至空双肩一垂,并不当一回事,仍然举步往前走。

  就在这时侯。劳克斜身出掌互前伸,宛如老鸭振翅水面走一般,那么巧妙的擦着贺天鹏的身边闪过。

  贺天鹏几乎已经得手了。但突然右腕一麻,砍刀“当!”一声跌落地上,接着便是右腿弯一屈,人已匍匐在地上了。

  看去就象是跪在至空面前似的,一时间站不起来了。

  突然,四把飞刀进过来。正向劳克落脚的地方。

  四把飞刀实在快,也出于劳克想象外,等他发觉,飞刀已至身前不足两尺远。

  “叭”一声,劳克正应了他说的七手八脚.只见他手舞足蹈,身子猛摇,勉强躲过了飞刀,但双掌已滴血不已。

  劳克对双手的保护,比对任何部位都要小心,如今拍落四把飞刀而使双手滴血,真是心痛不已。不由高声对艾慈大吼,道:“小子,你在搞什么明堂?吃冤枉粮呀!”

  艾慈当然知道大叔在吼他,只是当“飞刀手”齐中岳的飞刀出手以后,他才看到,因为齐中岳是躲在卜在冬身后发刀,他未看到。

  艾慈发现大叔的手在滴血,不由大怒,早按不住心头火起,怒叱道:“佛渡有缘人,老子专杀黑心的,我说儿,拿命来吧!”

  利刀不见闪耀。直向敌人的大砍刀点过去。

  卜在冬的大砍刀一圈疾砍,而齐中岳的四把飞刀也抖然出手了,他的人也跟着翻向艾慈的后面,就在他尚未落地前,又是两把飞刀出手,好象要把艾慈成个马蜂窝了。

  艾慈的身子前面,利刀不见闪耀,那只是招,使卜在冬的大砍刀走位,也同时引齐中岳的身形暴,然后他才对推敌人的去路再下杀手。

  果然卜在冬的砍刀上,而齐中岳已将两飞刀打出。

  艾慈使了一招云里翻、人自卜在冬的右上方掠过,落地半旋,巧妙的又击落追来的两把飞刀。于是,双方只是换了个方向,仍然呈敌对状态。不过,艾慈可不再等敌人再拔出飞刀,一声虎吼,直如天外流星,攻势之快无以伦比,那种架式,果然气势如虹可没河山。

  只见他的利刀撒出一片光,那几手追回逝去时光般刀艺就在他龙虎啸暴喝中,突然“噗嗤”之声连着响。接着血花四溅。

  三个拚斗的人,宛似成子要好哥们似的,竟一下子的聚扰在一块儿了。

  三个人都是弯直瞪眼,眼的样子。

  艾慈的利刀担在手上几乎握不稳了。

  他的刀尖够快,刺在卜在冬的肚皮又疾刺人齐中岳的上。但他以为人的肚皮被刺破应该不会出刀了,然而卜在冬就在肚皮被刺的刹那,挥动子砍刀。

  艾慈未躲过卜在冬的砍刀的最后一击。

  他应该躲得过的,如果他不在最后的一刻贪攻,如果他杀了卜在冬以后速闪,他绝对不会挨上冤枉的一刀。而卜在冬在利刀入腹的瞬间,狠命的一刀刺向艾慈的心窝。

  艾慈总算眼疾手快,他猛一偏上身,砍刀划过前脚,带起一道血。而砍刀微弯刀尖便已穿他的左臂。

  卜在冬的眼也直了。他再也没有力气去刺第二刀,他甚至连拔刀的力气也没有了,只一个劲的张着大嘴巴。

  另一面,齐中岳也卯上了。他不打算再有活命的机会,他在腔被利刀刺进去的刹那,一把飞刀已不及出手而狠狠的刺向艾慈的肩头。

  那只是一杷三寸飞刀,如果是匕首,艾慈也完了。

  半旋身,艾慈闪退三大步,他看着两个敌人往地上倒下去,他的面色木然。

  立刻,就见几个大和尚扑上来抱住他,急急的把他抱进大殿中。

  一路上,艾慈的鲜血往下滴。他毫无反应,也没有表示。因为他十分清楚,杀人的也准备被人杀,打人的也免不了被人打,这就是江湖上的平常事。

  这时候,在台阶上拚杀的于上云,已被至善和至仁抢攻合击,杀得披头散发。

  他和贺天鹏根本走不出大殿的门。

  如今贺天鹏仍然跪在地上起不来,干瞪着一双豹眼。

  而于上云也已经强弩之末,就在他的长剑平扫出一招“野战八方”想退敌人的时侯,不料至仁的佛珠已穿过剑幕绞上剑身。

  至仁手腕猛抖,至善更不怠慢,施出一招“锁五龙”也把佛珠绕上敌人剑身。

  两串佛珠用力收,便闻得“咔”一声响,于上云剑断了,就是右手捏剑的地方也隐隐发出断骨声。

  他的剑落了,右腕也垂下难以上提。

  于上云粉面一寒,强忍着彻骨锥心的疼痛,立刻双足暴抬,连环踢出,却又被至仁佛珠疾绕,抖手奋力一送,就被掉出三丈外的台阶下。

  那地方正是丁百年和杨刚二人搏杀的地方。

  那杨刚和丁百年一抡对杀,二人早巳成了血人。但丁百年似稍占了上风,因为杨刚本是以双手捏刀,猛攻猛劈。如今已是右臂下垂,血染衣衫,全仗右手抡刀抵抗,而丁百年不时地冷笑,肩头淌血只是被杨刚削去一点皮,并不影响他的搏斗。

  但就在于上云被掉到丁百年足前,石魁一个箭步跳到了丁百年身边,急切地道:“堡主快进去夺取龙珠,姓杨的由我对付。”

  丁百年回顾望向台阶上,正感一怔之时,突然,长髯抖动,身子前倾“哇”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他暴伸左手,一指石魁,道:“你…你…”“咚!”丁百年倒在砖地上,他双目暴睁,惘,死不瞑目。

  杨刚余怒未息,一脚蹋在于上云的头顶上,就象蹋一个焖西瓜,只是西爪里是红色的,于上云的头壳里出的是白的。

  于上云叫也并未叫出口,就死在丁百年身边,好象是伴随他主子同赴曹地府了。

  丁百年的身子被推向仰面,口上只见一支刀柄,那是石魁刺进去的。

  出刀疾闪,但丁百年连追杀石魁的机会也没有了。

  结局是凄惨的。有时侯凄惨的结局未免不是一种重新自我。因为既然凄惨的结局无可避免,那就去面对凄惨,去闯破难关,为未来再重订新生。

  江湖生涯本就是你争我夺,其结果就是一种无奈。

  “飞天蜈蚣”丁百年不一定要那—对龙珠,他要的是一口霸气。如果他能将龙珠镶在他大厅中巨柱的龙目上,那就表示他有力量领袖武林,就好象他把那尊三尺高的罗汉蓝宝石明摆在大厅上炫耀一样。

  丁百年就以为自己高人一等,所以他明敞着来到大相国寺豪夺。

  他要在血腥中追求荣耀,只可惜他太把自己的力量估高了。

  天亮了。

  从大相国寺里缓缓地驰出一辆篷车,车门前坐个虬髯大汉,他一手挽缰,一手挂吊在脖子上。这个人还伤的不轻。

  再看看那辆马车,前后车帘用绳子串连着,密密的看不着车内是什么。

  篷车驰出南门往西了。西方正是赤镇。然而西方也被人称之为“极乐世界”因为篷车内放了四具尸体,而四具尸体也正是飞龙堡堡主丁百年,飞龙堡的两位总管卜在冬和齐中岳,以及飞龙堡杀手于上云。

  车前坐的是贺天鹏。泪眼汪汪,他那来时不可一世的威猛样,便也随着辘辘远去的车声消失在一片黄的原野中了。

  这一回艾慈可伤得真不轻。

  卜在冬的砍刀比剃头刀还要锋利,左上的半尺刀口,三肋骨也出来了,翻卷的血红嘟嘟的,令人看子起皮疙瘩。

  左臂贯穿的一刀,还不知大筋断了投有,而肩头上的那把飞刀,还好未进肩窝里,全被肩胛骨承受住了,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子。

  就算他万幸,但也会在睡梦中痛醒过来。

  三天后,杨刚和石魁回转的时候,曾到艾慈前辞行。

  只见艾慧在发高烧,只是把头转向杨刚和石魁二人,目去几下无神的大眼睛而已。

  自从艾慈重伤后,真可怜了红心老克。劳克坐在艾慈的前,他双目红肿,布了血丝,那可不是哭红的,他已两个夜未合眼了。他还真怕艾慈弃他而去。万一如此,他怎好向王家姐妹待?

  至空甚懂医理,低声地对劳克道:“两天来未有任何变化,就等热一退去,艾小施主就会好多了。”

  他一顿又道:“小施主身子骨硬实,不出一月,会重新奔弛于江湖上了。”

  劳克面无表情道:“他小子如果撒手西去极乐,丢下那么三两处烂摊子,那可怎么得了。”

  至空笑道:“小施主菩萨的心肠,我佛必然保佑,劳施主尽管放心,倒是你双手的刀伤,也该换药了。”

  劳克双手着巾,但心痛比手痛更为厉害,他哪想得到大相国寺一场拚斗,他和艾慈双双挂彩,这要是勾崔一家也在,那还了得。

  不过,他想到经这一战,关洛道上将会太平许多年了。

  他想着想着也笑了起来。

  果然,第三天艾慈的高烧退了。

  他开始竭着老山人参汤,吃着至空为他配的药。

  最高兴的还是劳克,因为他有许多话要对艾慈说,也有许多事情等着二人合作呢!

  艾慈有点儿想家了。他想着宝山城住的两个娇。两个娇都比他大,可是老婆大几岁,丈夫当宝贝,如果他回去养伤,王家姐妹一定侍侯得比这儿的和尚舒服得多,伤也好得快多了。

  秋升天。天空蔚蓝。微弱西风下,偶而掀起地上落叶滚滚。

  人心也在滚动,艾慈新婚不久,在重伤之后最想家。

  他也想山中两处寺庙中的娃儿们,多少天末去看他们了,娃儿们定在翘首盼望了。

  劳克在马上无表情地道:“小子,如果我是你,宁愿先回赤,先在小三船上养好身子再回去。”

  “为什么?”

  “你看你这一身伤痕累累,元气大伤而且还了不少的血,成了个空架子,怎能经得住那火鸟燃烧呀!”

  艾慈拍拍口袋,笑道:“你不知道,至空大师送小子灵符一道,我什么也不怕。”

  两个人又开始笑话逗趣了。

  艾慈还来了一段梆子陡,叫劳克笑歪了嘴。

  二人终于回到了宝山城。

  当二人缓缓骑马来到宝山城南门墙边的王家饭店前,发现老岳父正和别人坐在桌边话家常。

  一见艾慈变了个人似的那么的干瘦面黄,王老头还真大吃一惊,他重重地道:“大伙正盼你回来过中秋节呢!”

  王家姐妹听了忙从店里走出来。

  一看艾慈模样,王小倩鼻子一酸,道:“你是怎么变成了这样子了?”

  她的泪水真快,一下子便两腮。

  劳克道:“这一回他伤的不轻,我把他送回来,一定看牢他,别叫他再往外面玩命了。”

  艾慈哪能安得住心呢?

  他还有那么多娃儿在等着他呢!

  就在两个娇细心的规劝下,过了中秋,人已好得就象个没事人似的,什么火鸟的,狗

  不过,他还是被两个大拖住不放,直到又过了一个月,他们才往大山里奔去。

  这一回,连上心庵的女娃儿们也知道劳爷爷和艾大哥一齐来了。

  遥望着附近层峦叠峰,涧谷幽泉,风光黛波,松杉遮天,山禽脆鸣,王氏姐妹依偎着艾慈,看着美丽的风光,直如天上人间,就是神仙般的生活也不过如此。

  艾慈怀惬意,左拥右抱笑眯眯的。

  突然——

  附近传来劳克的声音,道:“小子,我老人家先走了。”

  艾慈猛一怔,道:“大叔要走?”

  劳克道:“老克不想叫艾慈吃掉,所以我要走了。”

  艾慈笑道:“什么意思?”

  劳克道:“五五分帐我也觉得吃亏呀!”

  艾慈已知道劳克的银子也花在这两个寺庙里,使高声道:“若不五五分帐,你要怎么分?”

  劳克的声音微微传来,道:“我独。”

  艾慈立刻明白,独就是不分,银子自己去,又何必再分?

  他立刻大声道:“大叔,就依你的,三两天我去赤三道弯找你,等着我哟!”

  没有回音。

  但艾慈心中明白,劳大叔一定是赶回调教小三去了。

  (全书完)  wWW.qItExs.Com
上一章   霸王风流   下一章 ( 没有了 )
飙哥马上游龙剑葩武王血海飞龙大姐头出马奶 霸天雷地火棒哥出马香菇连环炮
奇特小说网提供了松柏生创作的小说《霸王风流》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三十章全书完在线阅读,霸王风流全文无弹窗热门阅读尽在奇特小说网,奇特小说网转载收集霸王风流免费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