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小说网为您提供倾情一诺的穿越小说农女喜临门免费章节
奇特小说网
奇特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推理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武侠小说 灵异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官场小说 言情小说 总裁小说
免费的小说 你不要脸 佛珠与表 妈妈玉贞 沈嫣日记 男校女生 蜂蜜妖纪 新婚少妇 收养日记 皮皮斗争 情动天下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奇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农女喜临门  作者:倾情一诺 书号:49813  时间:2020-5-12  字数:14558 
上一章   第一百八十九章 大结局(下)    下一章 ( 没有了 )
  事实证明,焃昀的运气还是不错的,第三个信封就是写着“过关”两个字的幸运信封。

  接下来的几关,焃昀带着他的“援军”都有惊无险地闯过去了,而且也已经来到了临青溪所在的闺房门外。

  按照规矩,临青溪这个新娘子本该有临青云这个大哥背上花轿,但是焃昀和老临家的长辈商量之后,由他亲自抱着临青溪进花轿。

  规矩早在临青溪当年被灵族长老和火雀设计怀孕的时候就已经破了,自然众人也不在乎这第二次,于是就依照焃昀的意思让他把临青溪这个新娘子抱进了花轿之中。

  亲的队伍几乎只是调转一个头然后就从临家村到了稻园,实在是两个地方离得太近,而亲的人又多,从头到尾都快把这这段距离给占完了。

  灵族来参加焃昀和临青溪大婚的只有四位族内长老,至于焃昀的父母则无法从海岛赶过来,不过焃昀的娘已经亲自给临青溪写了一封信,告诉她灵族会在海岛再为他们举行一场全部灵族人都见证的婚礼,以弥补这次的遗憾。

  虽然焃昀的父母没有赶来,不过新人拜堂的时候,张显、陆志明都坐在了首位,临远山、叶氏、临忠国和穆氏还有临氏一族的族长也都被请上了主位。

  拜完堂之后,临青溪就被送回了房,而焃昀被众人留下喝酒,也就是在这一天戒酒多年的临青飞拿起了酒坛子和几个兄弟真的做到了不醉不归。

  夜渐渐深沉,但是临家村和稻园却传出一阵阵愈加热闹的欢笑声,直到东方发白,很多人才在酒香中沉沉睡去。

  临青溪自然不会傻得在新房里独坐一夜,楚玄、余为、沈瀚和临家六兄弟根本不放焃昀这个新郎官离开,她只好陪着女儿睡了一夜。

  穆氏得知几人住了焃昀一夜,忍不住第二天想去斥责临青云几人,可是他们一大早都醉醺醺地躺在了自家上,怎么都叫不醒。

  “你说说这几个孩子,愣是和姑爷喝了一夜的酒,闹新房也没有这么闹法的!”穆氏摇着头看着几个早起来请安帮忙的儿媳妇说道。

  “娘,夫君他们几个也是高兴,小妹也是准许了的,一生也就这一次,您别太生气了!”秦氏笑着走到穆氏的身边,扶着她的手臂说道。

  “是啊,娘,大嫂说的没错,大哥他们这是高兴我嫁出去了,呵呵!”临青溪正巧走进门来听到秦氏对穆氏说的话。

  “溪丫头,你怎么一大早就来了,不是三朝回门的时候你才能回来吗?”看到临青溪成婚第二天就出现在娘家,穆氏惊讶地问道。

  临小玉、傅颖儿几人“噗嗤”一笑,说道:“娘,这整个丽水湾都算得上是小妹的娘家,要说这大婚不是小妹嫁出去,而是姑爷嫁进来。大家都说这姑爷想做上门女婿,已经想了很多年了。”

  听到临小玉这样的嬉笑之语,穆氏也跟着一笑,可不是,焃昀的老家在正极大陆之外,而且他的父母因为身体原因还不能离开海岛,算起来焃昀还真是老临家的上门女婿。

  “对了,姑爷人呢?”穆氏没有看到焃昀跟来。

  临青溪摇头一叹说道:“刚刚才睡下,他和卫玄哥又在哥哥们离开之后喝了很多酒!”

  真不知道酒有什么好的,怎么一个个都喝起来不要命似得,现在陆志明、张显、余为、沈瀚,加上焃昀和楚玄他们,全都在稻园睡得呼呼响,可怜她这个新娘子,一夜没看到自家夫君,更别说什么房花烛夜了。

  “呵呵,小妹这是在埋怨姑爷冷落你吧!”临小玉故意看着临青溪打趣道。

  临青溪可没有众人想象中的害羞,只是无所谓地说道:“六嫂,你觉得我很在乎这一夜吗?”

  “小妹,没有哪个女人不会在乎这一夜的,虽说你和姑爷早就有了孩子,但这可是唯一一次的房花烛,我就不信你不在乎!”临小玉和临青溪毕竟是从小玩到大的,就算看不透她的心思,但多少也了解她一些。

  这还真让临小玉猜对了,临青溪还真是有些在乎,不过这一夜也让她看到了焃昀的另一面,原来他不是一直都那么淡定自若和运筹帷幄的,还有这样放纵的一面。

  在老临家吃完早饭,临青溪就回了稻园,只是她没有想到在客厅等耐她的竟然会是楚衍,而且这个小皇帝还把客厅里的人都支出去了,明显是想和她单独说话。

  “楚衍,你有事情找我,很重要吗?”一大早就在这里等她,而且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这小皇帝看她的眼神也有些不对,似乎在生气。

  楚衍虽然已经登基为帝,但是面对楚玄、焃昀和临青溪三人时,根本没有任何皇帝的架子,在他看来,这三个人都是他的亲人和家人,是他要用心对待的人。

  所以他的那些心思并没有用在三人身上,只是这岳母大人也太“霸道”了,自己成婚没有新郎官陪,竟然霸占自己的子,他觉得有必要找她说清楚。

  “岳母大人!”

  楚衍一出口就让临青溪不自然地了一下手,觉得身上都是皮疙瘩,虽说朵朵现在已经是皇后了,但以往楚衍都称呼她为“青溪姑姑”说是这样显得亲近,可是今天他的称呼如此正式,来意究竟是什么呢?

  “楚衍,你有话就直接说吧!”对于楚衍,临青溪还在考察阶段,女儿这么小,将来的事情不应该这么早被定下的。

  “您是不是不喜欢我?”楚衍没有不是感觉的,他能看出焃昀和临青溪对于他娶朵朵这件事情似乎并不赞同,虽然他现在还是个孩子,但他心里很清楚把朵朵放在了什么位置。

  看来古人说的对:“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皇帝的!”眼前的楚衍年纪小但心智却不小,而且比临青溪想象的沉稳、聪明和通透,但为人夫者,光有这些可是不行的。

  “为什么这样问?”临青溪笑着反问道。

  “不知道,只是感觉出您和老师似乎不喜欢朵朵和我在一起。青溪姑姑,我会对朵朵很好的,绝对不会辜负她。”楚衍还小,对于感情的事情他了解的并不多,他只知道自己恨喜欢朵朵,是那种不想放手的朵朵,而且看到朵朵和别的男孩子相处愉快,他心里就会很生气、很难过。

  “怎么才叫不辜负?”临青溪看着他又问道。

  楚衍想了一下说道:“只要是朵朵想要的,无论是什么,我都会给她,除了她,我不会再喜欢别的人,我不会让她伤心,不会让她眼泪,我会像老师宠爱姑姑那样的宠爱朵朵,绝不会让人欺负她。”

  这样的誓言出自一个孩子的口中,虽然威慑力不大,但也令临青溪很感动。这些楚衍和朵朵在一起的情况她观察的很仔细,也知道楚衍是真心对朵朵好,而朵朵也很喜欢楚衍。

  只是,他们都还小,感情的事情又是存在着变化,而楚衍的身份注定他的感情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

  虽然不想打击楚衍,但有些事情临青溪觉得有必要和他讲清楚,这一刻她没有把他当成一个小孩子,而是作为一个母亲在和一个想要负责自己女儿一生的男人对话。

  “楚衍,你应该知道你的身份注定你以后的生活不会平凡,这一刻我相信你说不会辜负我的女儿是真心话,可是,以后的事情谁也不能保证。你是皇帝,你掌管着天下百姓的生死存亡,作为楚国最高的权力者,有时候你必须要放弃一些宝贵的东西。为了拉拢朝臣,稳定朝堂的和谐,你的臣子会把各种各样的美女送到你的后宫,为了繁衍皇室子嗣,你是君王,就要做到雨均沾。你是皇室中人,读过历代帝王书,自然知道我所说的这一切都会在你以后的生活中发生,而你到时候不得不做出取舍。”临青溪语重心长地看着楚衍说道。

  但楚衍却有一切没明白她的意思,可又像明白一些,没错,历代帝王后宫都是佳丽云集,先帝楚怀临死前对他说过的“帝王情薄”四个字,让他千万不要为了儿女私情而耽误了国家大事,可这和他与朵朵在一起有什么冲突吗?

  “青溪姑姑,就算以后有人把美女送到我的宫中,可我不会碰她们的,我只要朵朵就够了!”如果临青溪担心的是这个问题的话,楚衍现在就可以承诺他,他只要朵朵一个子就可以了。

  听到楚衍这些话临青溪不但没有开心,反而真正地开始忧虑起来,古代人就是古代人,尤其是皇室里的人,让他们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简直比猪上树还难。

  “楚衍,你作为楚国的帝王,运用一些权术去平衡各方势力,达到稳定国家的目的,这本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我也无权更没有立场去指责你所做的是对还是错。可是,作为朵朵的娘亲,我是绝对不想把女儿嫁进帝王家的,不为别的,我只是不想我的女儿和别的女子去争一个丈夫的宠爱,她是我最贴心的宝贝,我想要把这世上最美好的东西送到她面前,包括一份忠贞不渝的爱情。”和一个小孩子讨论感情这种事情,临青溪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她希望能早一点让楚衍认清她的态度,就在一切还能来得及挽回的时候。

  “青溪姑姑是担心我给不了朵朵想要的爱情和幸福?不,我可以给她!如果青溪姑姑不放心,我这就可以写下一道圣旨,昭告天下,我楚衍此生只会有焃朵朵一个皇后,后宫不会再进第二个女人。”楚衍外表看起来温文尔雅而且沉稳镇定,但他同样执着,一旦认定了什么人什么事情,他也是绝对不撒手。

  “楚衍,你能这样说,我真的很感动。可你想过没有,未来的事情是很难说的,也许你会遇上一个非常喜欢的女人,或者朵朵遇上了她很喜欢的男人,也或者你们长大之后突然发现彼此并不是适合对方的那个人,到那时候,你们都会很痛苦。”

  小时候就被绑定的婚姻以后不一定会幸福,就说俊俊和焃昀都说楚衍和朵朵是夙世因缘,可是世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事情,就像她突然来到正极大陆一样,也许以后也会发生这样的变数,人的命运就会不同了。

  “青溪姑姑,你也说未来的事情很难说,那要是我和朵朵会很幸福地在一起呢,对于还没有发生的事情,青溪姑姑就来判定,这对我和朵朵是不是也很不公平?我知道,青溪姑姑很疼朵朵,但我不是小孩子,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我和朵朵就是彼此最合适的一对儿,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也没有人能把我和她分开。”即使临青溪是朵朵的娘亲,楚衍也不准备让步,朵朵只能是他一个人的,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他这时许下的诺言都不会变。

  楚衍对朵朵的坚持和占有是临青溪没有想到的,现在她已经开始欣赏楚衍了,只是,话说得再好也是没用的,她要看的是楚衍的行动。

  “你今天所说的话,我会记住,也希望你能记住。无论你和朵朵以后会走向什么样的道路,只要你胆敢让我的女儿伤心,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知道吗?”临青溪是笑着说的,但她话里的警告楚衍也是能听得出来的。

  “不用青溪姑姑动手,我首先就不会放过我自己!”楚衍出口的话更是坚决。

  临青溪看着眼前的楚衍,真想说他这个臭小子小小年纪,说出口的话竟像个情场老手,连她都要被他的话感动了,看来现在,她可以放一点点心了。

  似是看出临青溪眼中的满意,楚衍又对她说道:“青溪姑姑,那你现在可以把朵朵还给我的吗?”

  还给他?女儿可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怎么临青溪觉得楚衍的语气像是她把他的宝贝给抢了呢?是他把她的宝贝女儿抢了好不好?

  所以,临青溪有些郁闷地说道:“女儿是我的,她还是个小孩子,你们白天可以在一起玩,但是晚上…”

  “朵朵已经嫁给我了,再说,青溪姑姑昨天也已经嫁人了。朵朵今天会跟着我睡!”楚衍丝毫没有任何不好意思。

  临青溪被楚衍的话给噎着了,这个臭小子,还真以为朵朵是他的了!而且这么明目张胆地提出来要和她的女儿睡在一张上,这搁在现代也是“早恋”是要被扼杀在摇篮里的。

  “衍儿,朵朵在外边找你,快去吧!”这时候,楚玄走进了客厅坐下,而刚才两个人的谈话,他在外边无意间听到了一些。

  一听到朵朵在找自己,楚衍也不在客厅呆着了,转身就跑出去了,他可是一夜没见到他的小皇后了。

  看着楚衍急急跑出去的样子,临青溪哭笑不得地对楚玄说道:“卫玄哥,你真的觉得楚衍适合做皇帝?”

  楚衍知道临青溪是什么意思,做帝王的被一个女子牵住心神,这的确是大忌,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为何又不是一件好事,现在至少说明楚衍自信有足够的能力来掌握将来的一切。

  “呵呵,怎么,你觉得他不适合?刚才不是都已经试探过他了,溪儿你放心,衍儿会对朵朵很好的!”如果楚衍以后对朵朵不好,楚玄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你都听到了?”想来是刚才楚玄在外边听到了她和楚衍的对话。

  “碰巧经过,听到一点儿。怎么,焃昀还没有醒?”焃昀的酒量昨天楚玄算是见识了,只是他喝酒一向有分寸,或许是昨天焃昀太过高兴,所以真的喝醉了。

  “没有,你怎么样?昨天你们可是喝得不少!”据若心早上对她说的,这一夜焃昀、楚衍、临青云他们几个几乎把曼陀罗山庄酒窖里的酒都快喝完了。

  “高兴自然就多喝了一些!”只不过楚玄在高兴之余还有旁人无法体会的那一丝遗憾和失落。

  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嫁给别的男人,心中苦涩总是会不其然地涌上来,他是凡人,自然也不例外。

  “卫玄哥,人的一辈子很短,也许就在一眨眼间就过去了,但人的一辈子也很长,要一分一秒地过。太长的路一个人走总会孤独,卫玄哥,你该找个人陪你。”临青溪真诚地看着他说道。

  楚玄是完全放开了过去,也放下了她,只是她不希望楚玄就这样一个人过一辈子,他还年轻,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这一路上总要有人陪他欣赏风景,和他一起经历风雨。

  “溪儿,如果有人注定是一生只能一个人走一条路,那么有人有陪又有什么关系呢。其实,我不孤独的,因为我有你——们!”就算是心里空了也会容不下另一个女人,这就是他楚玄,他一直没变过,也不会变。

  楚玄如此的决绝,让临青溪心内五味参杂,她给不了他承诺,亦给不了他未来,她能给的只不过是来自家人或者朋友的安慰,可这样的楚玄让她心疼不已。

  “溪儿,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和你没有关系。不过,以后的事情谁都能说得准呢,说不定在某个时候,也会有那样一个人出现吧。”终究不忍她心里难过或者愧疚,如果这样说她心里会好受一些,那么他会用这个谎言去过一辈子的。

  临青溪只是看着楚玄淡淡一笑,不过她心里清楚,楚玄这样说不过是敷衍她而已,或许这一生他都想一个人过下去。

  她现在能做的只有向上天祈祷,祈祷后有那样一个女人出现,真正地走进楚玄的心里,然后给他一份期待的温暖与爱。

  “溪儿,我今天就要回京了,京城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衍儿在这里就交给你照顾了,如果他现在离开,是一定会带走朵朵的,反正焃昀也要帝师,正好可以先教他一些武功。”楚玄这次赶来就是特意来参加临青溪的婚礼的,看着她穿着大红嫁衣嫁人的样子,他的脸在笑,心也在笑,因为他感觉得出她的幸福与快乐,这就够了。

  “好,我会照顾好他的。卫玄哥,保重!”

  “我会的,你也是,要幸福!”

  最终,临青溪和焃昀大婚第二天走的不只是楚玄还有张显、陆志明和余为等人,而临青云、临青飞也在当晚离开了临家村。

  大婚之后,他们又踏上了新的路程,一切还都在继续,而临青溪则开始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云州府城的福来街和丽水湾的儿童乐园和农家乐上,日子倒也是过得充实快乐。

  转眼间,又是冬雪飘飘的季节,经过几个月的努力,楚国的朝堂已经安稳下来,叛也都被很快地了下去。这么多年,正极大陆的百姓们终于可以过上一个安心年。

  丽水湾变得越来越热闹,就算是严冬大雪,农家乐也见有各马车缓缓而来,这时候进来这里的自然不是为了赏雪景,而是为了一尝纳园的美食。

  自从几个月前纳园农家乐开办之后,临青溪亲自担任大厨,而且让山鹰给她送来几个有厨艺天分的人,自己亲自来教导,并且因为云州当地蔬菜大棚的普及,大冬天里百姓们也能吃上新鲜的菜。

  一开始,有些富户是冲着“公主”和“皇后”的头衔来纳园给临青溪捧场的,甚至其他州县的官员也不辞辛苦地来这里吃顿饭,只是为了讨好临青溪这个王妃和皇帝的岳母。

  可是,但凡在这里吃过一次农家菜肴的,全都被这里的菜吸引住了,而且纳园经过修改景十分宜人。

  吃饭的房间还被临青溪改造成像在外边一样,每个房间里都摆了时令鲜花和翠竹,就连桌子、椅子也都是很有特色的。

  只是,纳园里时常会有一些奇怪的客人进来,而且他们看起来都不是很好惹的江湖人,脾气也都怪怪的。

  最初的几次,临青溪也很戒备,以为这些是塔伦派来捣乱的,可是据她得到的消息,塔伦现在的势力已经被严重削弱,而且因为巫魔的设计,他已经被江湖人烦的不知道躲在哪里去了。

  后来,焃昀告诉他,这些都是正正的江湖朋友,她才放下心来,不过疑惑也同时产生了,自己这二儿子什么时候认识了江湖上这些奇奇怪怪的人。

  这天晚上,正正还赖在纳园不肯走,临青溪看他和那些武林高手在一起嘻嘻哈哈的说笑,心里就直打鼓。后来,还是焃昀把她拉回了稻园。

  “正正年纪小不知江湖恶,那些人真的没有其他目的吗?”回到房间之后,临青溪还在担心。

  虽说现在天下太平,江湖上也没有什么大的纷争,上次巫魔引起的,三夷山庄、三山门、薛家堡和灵阁四家联手已经稳定了局势,可是,平静只是暂时的。

  只要人有七情六,有贪念,任何纷争能结束也能开始,再加上作为一个母亲的天,临青溪对于正正和这些江湖人接触,心里还是没底。

  “你放心吧,虽然这些人中有的人也算不上什么光明磊落的好人,但你也知道正正的能力,他虽然看起来毫无心机的样子,其实聪明得很,只是这孩子喜欢装傻而已。”对于三个孩子焃昀这个当爹的早就琢磨的透透的,正正这孩子是一只狐狸。

  虽然大儿子俊俊看起来有些生人勿近的冷漠样子,但相处久了就会知道,这是一个很有责任感又很重视家人的孩子,而正正看起来无辜可爱善良憨厚,其实心眼儿很多,大多数人都被他讨喜的笑容给骗了。

  “你看出来了!这孩子是以为人傻了才会有更多人疼爱,说起来,他也在只是一个想要很多疼爱的孩子。”临青溪也早就知道正正的“小心思”感的孩子大多都是这样的,好在现在这里的人都很疼爱他,而他在丽水湾也是如鱼得水,有时候她这个当娘的好多人都没见到他,心里还会失落呢。

  “其实,我也想变傻一点。”突然之间,焃昀觉得自己很羡慕自己的儿子正正,小家伙简直就是万千宠爱在一身,而且就算他很唠叨,也还是很多人想要靠近他。

  “临王爷,你不会是在告诉我,现在在吃你儿子的醋?”临青溪想着焃昀应该是想着小时候的那个自己,虽然他被灵族人宠爱着长大,但是身体的疼痛和他爹对他娘的独宠,让他也缺失了不少的父爱和母爱吧。

  “有一点儿!所以,王妃,你要好好补偿你的夫君!”焃昀直接抱起了临青溪走到了内室,然后把她在了榻上。

  “要补偿还是让你儿子去补偿,和我可没有关系!”早已经是老夫老了,可是被焃昀这样在身上,临青溪脸上还是会一阵羞红。

  “怎么和你没关系,是你生下的他!”焃昀耍赖的同时嘴巴已经不老实地钻进了临青溪的衣领处,这冬天还真是麻烦,偷个香都要好几次衣服,还好是温暖的。

  “难道我一个人就能生吗!”临青溪娇嗔地瞪了一眼焃昀,这孩子是需要两个人才能生下来的。

  “是不能,不如再生一个听话的出来!”焃昀的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而且动作娴熟地将临青溪的衣服去了大半。

  “难道这三个你还不满意?!”临青溪话里有威胁也有探询。

  焃昀很想说“不满意”因为在他这个老爹看来,大儿子太冷,二儿子太贼,小女儿又早早成为了别人家的,看来他要继续努力一下,再生几个乖巧听话的出来。

  临青溪哪知道焃昀心里的小算盘,她还在等着答案,可是渐渐发现等待的时间过长,而且她的身体也越变越软,到后来哪还有心思去问答案,只想着滚单的事情了。

  几天后,就在离过年还有半个月的时候,正正突然磨着临青溪说要在纳园办一场武林大会。

  “正正,这武林大会可不是儿戏,再说,你办武林大会会有人来吗?”正正提出办武林大会的事情,是在老临家的饭桌上,所以听到他的话之后,临念安第一个问道。

  “当然会有了,而且一定比三夷山庄来的人还要多,而且我英雄帖都发出去了。”正正小脸紧绷的说道。

  他认为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可是家人看着他的眼光怎么都是在发笑,难道不相信他吗?

  “我怎么不知道!”临青溪进来觉得正正做事愈加神秘,而且一向心里藏不住话的他,竟然也学着瞒人了。

  “娘,我这是正和您说呢吗?嘿嘿,娘,到时候,您就帮我多一些奖品好不好?”正正干脆跑到临青溪的身边,拉着她的手臂撒娇地说道。

  “正正,你开武林大会要奖品做什么?”穆氏不解地问道。这也是其他人想问的。

  正正在众人的注视下,很是得意地说道:“嘿嘿,这次我开办武林大会就是要奖玩呀,要是没有奖品,那我这武林大会举办什么呀!”

  “正正,你举办这次武林大会就是为了要玩奖?”临青溪不确定地看着他问道。

  谁知,正正狠狠地点头,说道:“没错,娘亲。我听小南子和小九子说,娘当年在纳园举办过福利大奖,而且非常非常非常地有意思,可惜那时候正正还没有从娘的肚子里出来,所以没有参加成,但是这次我可以参加,呵呵!”

  正正口中的“小南子”和“小九子”就是贺南和卢小九,西疆大捷之后,这两个人都被封为了少将,而且带兵驻守云州,这段时间两个人经常和正正混在一起,而贺南也把自己讲过很多遍的奖幸运的事情给正正说了。

  不知是不是贺南的讲述太有感染力了,正正竟然动了重新办一次奖大会的事情,而且瞒着焃昀和临青溪就让火雀和蓝罗把英雄帖散发了出去。

  “娘,您到底答不答应?”正正还没有从临青溪嘴里得到他想要的确切答案。

  “溪儿,你就答应正正吧,就当陪孩子乐一乐!”临远山先发话了,他觉得正正发英雄帖不过是小孩子玩玩,到时候不一定会有江湖人来凑热闹。

  “那好吧!”临青溪也没想过要拒绝,正好这也到年末了,正好可以借此机会让所有的工人都能放松一些,只不过这次的福利肯定要更丰富一些才行。

  奖这种事情,老临家的几个孩子和楚衍都没有经历过,虽然他们也或多或少地听闻过这件事情,但是听和亲身经历是不一样的,所以各个也都兴奋起来。

  不过,答应是答应了,要准备什么奖品却成为了临青溪比较头疼的事情。工人们的奖励也都好说,无非是钱和物,可是正正邀请的那些江湖人,该为他们准备什么呢?

  书房里,焃昀见临青溪为了奖品愁眉苦脸的样子,笑着说道:“江湖人和普通百姓也没有什么区别,他们来这里也不过是陪正正一起高兴,你不用太介意,准备一样的奖品就可以了!”

  “正正真的能邀请很多江湖人来吗?那到时候会不会…”有了这些会武功的人进来,临青溪担心到时候奖现场会不会发生意外事故。

  “不会的,火龙他们都会在暗中保护,而且你应该相信我们的儿子,他邀请到的人,总会在他的地盘给他几分面子的。”焃昀很有信心地说道。

  “正正真有这么厉害?”什么时候,她对自己的儿子也不是那么了解了?不行,临青溪决定,一定要好好地看看正正每天都在忙些什么,她现在不是担心,而是好奇了。

  “是厉害的!”这一点焃昀也不得不承认,能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和江湖上的几大门派打好关系,并且深受江湖人的喜爱,这一点儿不是所有人都能办到的。

  等到纳园举办的武林大会真正开始的这一天,临青溪才体会到焃昀对她说过的话是什么意思,在严寒的天气里,那些江湖上有名望的人竟然来陪一个孩子“胡闹”而且完全不是冲着焃昀和她的名气,足以想象自己的儿子正正是多么厉害。

  虽然如今的纳园大院不像以前那样能容纳下万人,但也是人挨人地站了几千人,其中有江湖人,有临青溪和焃昀所有能赶回来的手下和工人,还有临家村的村民,而且每个人手里都有一个木牌子,上面都有一个不同于别人的数字。

  这一次奖大会的主持变成了内力深厚的白狼,而且名义上的武林大会实际上的奖大会结束之后,纳园所有人今天都可以留下来不醉不归。

  “正正,你不是说有奖品吗?奖品呢?”裴庆瞅了一圈,并没有在纳园看到什么稀奇的东西。

  这次三夷山庄接到正正的英雄帖,裴斌就派自己的儿子裴庆来了,而裴庆早几天就到了纳园,虽然被正正念叨和“欺负”但他也早就喜欢了正正这个天真无的孩子。

  “你急什么,正正说有,肯定就是有的!”薛雷是薛家堡的三少爷,这次也是为了凑个热闹,不过来到这里才发现,除了一些名门正派的人,还有一些人他们也都不认识,但是和正正的关系明显很好。

  “你们就放心吧,我娘早就准备好了,有兔子,有,有鸭,还有大肥猪!”正正手里也有个数字牌,他就是为了参与其中才搞这么大阵仗的,只有这样才好玩。

  “啊,就这些东西呀!”薛雷还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他显得有些失望。

  “当然不是这些了,今天的大奖可是我大哥准备的,告诉你们,那可是几百年的黑海珠,一共只有三颗,要不是我求我大哥,他还不舍得呢!”正正很是臭的说道。

  一听正正说道“黑海珠”围在正正身边的人眼睛都睁得很大,这黑海珠可是传说中的至宝,而且不但值钱,更是能入药,几百年的黑海珠更是无价之宝。

  “正正,小孩子说谎可不好!”这时候有一个耳朵灵敏的瘦老头笑呵呵地走近正正说道。

  “哼,我才没说谎呢,不信你们等着瞧!”正正看着台子上的白狼着小脯得意地说道。

  就在这时,白狼站在台上大声地对众人说起了今天奖的奖品,不但有正正说的那些家禽家畜和米面粮油,还有银子,更有他说的黑海珠。

  一听到黑海珠,台子下的江湖人都心思活动了起来,原以为不过是来凑凑热闹,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没想到还有这样意外的收获,只是这黑海珠只有三颗,究竟会落在谁的手里呢。

  当然,已经有些江湖人动起了心思,想着待会儿要是自己没有得到黑海珠,需要用什么“办法”来把黑海珠到手呢。

  面对众人的动,那些还不明白黑海珠珍贵的人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南哥,这黑海珠是个什么玩意儿?不就比河珠好一些吗?怎么那些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卢小九看着不远处的几个江湖人对贺南低声问道。

  “管它是什么玩意儿,依我看,到珠子倒不如到粮食和鸭猪兔好一些,南哥我的运气这么好,今天也一定能得奖的。”贺南又是紧张又是激动,他昨夜可是没睡着觉,就因为今天的奖,小时候的经历和狂喜令他念念不忘,他还想要重新来一次。

  “南哥说的对,黑海珠要是真得很珍贵,大家还不都抢破头,还是其他东西实在,咱们老百姓也最能用得到。东西越好越危险!”卢小九也觉得贺南说的话没错,他们都不是江湖人,只是小老百姓,虽说现在成为了少将,但是本不会变。

  其他跟在贺南和卢小九身边的兵士也觉得他们的话有道理,而且能不能中奖还不一定,看那些人狂热的眼神,今天这场奖会因为那三颗黑海珠而变得更加有意思。

  临青溪和焃昀站在纳园主楼的一个房间窗口边,可以正好将院子里的人尽收眼底,包括他们脸上的神情。

  今天早上,临青溪才知道那三颗黑海珠的事情,而且很明显是焃昀、俊俊和正正瞒着她这样做的。

  她问焃昀为什么这样做,还瞒着她,这一点让她很不开心,他难道不知道今天要来的这些江湖人虽然是陪着正正来玩的,但是这三颗难得一见的黑海珠就像巫魔放在塔伦那里的至宝一样,会引起众人的争夺吗?

  焃昀自然是知道的,而且这黑海珠是俊俊主动提出来要作为奖品的。

  “俊俊为什么要这样做?”直到奖开始,临青溪也没有找到俊俊,而焃昀也不知道此时他在哪里,至于原因他这个当爹的也不是很清楚。

  他只负责和正正瞒住临青溪,而换条件就是以后他们不会碍着他和临青溪,保证他们夫有足够多的时间在一起。

  焃昀承认,俊俊的条件打动了他,而且俊俊选择这样做,一定有他自己的道理,更何况白狼、雪狼他们也很配合他。

  “我想这三颗黑海珠不是什么人都能到的,至于俊俊会让什么人到,我也不清楚。”他是一个没有灵力的圣子,就算他足够的察人入微,不会读心术他也猜不透俊俊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又想要做些什么,这个大儿子他把握不住。

  临青溪相信焃昀,俊俊的心思她这个当娘的就从来没有猜透过,或许是俊俊又预见了一些什么,所以才选择把黑海珠拿出来的吧?她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奖开始了,第一轮是二百名的优秀奖,白狼在台上直接就了起来,而且念的速度很快,这一次中奖的大多是做工的工人,奖品是一百斤的稻米、一百斤白面和五十两银子。

  然后是三等奖和二等奖各一百名,这次奖品比优秀奖更加丰富和多样,银两也都变成了一百两,这对于一个普通百姓来说已经算是天降巨款,所以获奖的人都十分兴奋。

  正正显得有些焦急,刚才他身边的薛雷都中了二等奖,高兴的都快蹦上天了,难道薛家堡很缺粮食和银子吗?

  当然,正正现在还不明白,薛雷是因为这份“意外”和“幸运”而兴高采烈,想一想这么多人中能中奖的很少,而他竟然就这样被中了,这不是代表自己运气太好了。

  贺南和卢小九那一边也有两个士兵中了二等奖,高兴地大喊大叫,还好被贺南很快控制住了。

  “下面是一等奖五十名!”全场的奖人只有白狼一个人,而且他没有多余的废话,说完之后就开始在一个超大的箱子里去摸写着数字的纸条。

  一等奖获奖的名字一个接一个被念了出来,竟然连裴庆也中了一等奖,而正正依然不在五十个人之中。

  不知是不是被接二连三地失望得兴致没有了,站在楼上的临青溪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儿子正正的不开心,甚至想着这小家伙该不会是哭了吧。

  焃昀则是继续观望着下面,嘴角有笑意闪过,就算其他奖都是公正地到的,有些奖白狼却是可以作假的,要不然俊俊也不会让他一个人完所有人。

  等到白狼说还要十名特别奖的时候,正正又有了紧张感,会不会这特别奖里有他呢?难道他真得没有运气吗?

  就在正正惴惴不安的时候,白狼念到最后三个特别奖的数字,其中一个就是正正手里牌子上的数字,另外两个是贺南和卢小九。

  “正正,你的是特别奖,你中奖了!”薛雷看起来比正正还要兴奋,而正正还傻呆呆地看着他。

  “真的是我吗?”正正以为是薛雷听错了!

  看着正正小心翼翼又万分期待的可爱样子,薛雷大笑着说道:“没错,就是你,特别奖!”

  “哈哈哈,我就知道小爷我的运气一定是最好的,哈哈哈,看吧,看吧,我是特别奖,厉害吧,厉害吧!”刚才还神情沮丧的正正一下子变得臭外加生龙活虎起来,而且那种得意的样子看得众人更是无奈一笑,当然他可是很失落的。

  不远处,也传来贺南得意的大笑声:“我就说过,南哥我的运气是最好的,哈哈哈!”

  “南哥,跟着你,我的运气也变好了!”卢小九也是一脸兴奋。

  特别奖之后就是取三颗黑海珠的“主人”这一次全场都变得静谧至极,谁都不想错过白狼手里的数字,前面那些奖品加一起也比不上一颗黑海珠,很多人严寒之中等了那么久,为的就是这一刻。

  “第一百零六号!”白狼在台子上大声地喊道。

  “是我,是我!”这时候一个尖嘴猴腮地脸笑容地大喊道。

  今天真是来对了,他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几百年的黑海珠,哈哈哈哈,他好想放声狂笑,而此人也真的这样做了。

  不知道为何,想着至宝黑海珠落到这样一个人手里,很多人心里都不是滋味,这人看着面相就不好,怎么运气这么好!

  就连临青溪也觉得不舒服,反而是焃昀眼中光闪过,想通了儿子俊俊的心思。

  “第二千三百一十四号!”白狼又念了一个数字。

  “是我!”这时举起牌子的倒是一个手拿利剑的中年男子,有些江湖人认识他,知道他是空云派的人。

  “正正,你给空云派发英雄帖了吗?”看到空云派的人,裴庆也是狐疑。

  “我不知道!”英雄帖又不是他发的,所以他也不知道火雀都给了很多人,除了他很想要请的人之外,其他人都是让火雀自己决定的。

  最后一名是一个看起来脸色阴沉的黑衣男子,他的脸上有不情愿,但挣扎过后他还是选择站了出来,实在是那颗黑海珠太人了。

  此时,临青溪已经觉察出了异样,这三个人能得到黑海珠绝对不是巧合,她敢肯定这是俊俊故意让白狼这么做的。

  “他们都是谁?”临青溪看着上台去拿黑海珠的三个人说道。

  “一个是楚国最大贼窝里的山贼,一个是空云派的人,一个是塔伦的人,拿了这黑海珠,怕是他们的日子都不会好过的。”以前巫魔的话还可以当成杜撰,现在黑海珠可是真真实实地到了某些人的手中,俊俊这一招实在是高,竟然想一下子除去这三家。

  “唉,俊俊他真不像个孩子!”孩子太优秀、太腹黑也不是一件好事,临青溪有些头疼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焃昀这时却突然抱起她,然后从另一个窗户飞了出去,这里的事情已经结束了。

  “昀,你干什么?”临青溪发现焃昀直接把她抱进一辆马车之中,而且两个人坐上马车之后,马车就在雪地里飞速而沉稳地疾驰起来。

  “带你回海岛!”焃昀抱着临青溪没撒手。

  “可孩子们怎么办?”在这之前焃昀没和她说过回海岛的事情呀。

  “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们也有我们的事情要做!”焃昀吻了一下她的角笑着说道。

  “可是…”真的就这样不管孩子们去海岛吗?

  焃昀没再给临青溪说话的机会,而是俯身下,给了她一个天长地久般的深吻。

  马车外又飘起了细细柔柔的雪花,仿佛天地之间降下了纯洁的帘幕,而马车内渐渐升温,洒下一路解不开的深情。

  (完)

  本书由(熊猫没眼圈)为您整理制作  Www.QiTeXS.cOM
上一章   农女喜临门   下一章 ( 没有了 )
我成了掉包富818那个嫁七零之女子担穿书后继承亿完美白月光的腹黑狂女:倾农女财迷小当帝国吃相影帝女友是宫[古穿今]娇
奇特小说网提供了倾情一诺创作的小说《农女喜临门》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一百八十九章大结局下在线阅读,农女喜临门全文无弹窗热门阅读尽在奇特小说网,奇特小说网转载收集农女喜临门免费章节。